近代中国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近代 晚清 民国
查看: 337|回复: 0

迟云飞:陈其美主谋杀宋教仁说可以休矣

[复制链接]

22

主题

22

帖子

11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14
发表于 2018-9-3 22:10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迟云飞:陈其美主谋杀宋教仁说可以休矣3 D# b& r8 k8 t

' c6 k& a9 _' x2 X5 ]
- w% S: u+ ]! m1913年3月20日,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被暗杀。这一事件不仅改变了民初历史的走向,也暗含着对宋教仁和袁世凯的评价。因此,从发生至今,宋案一直备受关注。
9 ^" }& ]4 Z9 y6 P) g
# B6 U3 z! t# s但长期以来,学界对暗杀事件并没有深入、严谨的研究。笔者算是研究宋教仁的学者之一,先后撰著《宋教仁与中国民主宪政》、《宋教仁思想研究》,但对宋教仁被刺案并未研究,本人著述中不过是简单继承原国民党所下的结论及学界一般说法,即刺宋背后主使者是袁世凯。这一结论,我至今以为总的方向不错,但失之简单,且缺少最关键的证据。
3 c6 N4 V8 c% I( c8 M5 r( ?( k
3 n# J* I( i7 s' P0 k1 u然而近十年来,有人著书作文认为,指使暗杀宋教仁的,不是袁世凯或是北洋势力,而是同盟会——国民党要人陈其美。这一颇为“新颖”的说法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影响。笔者依据自己了解的当时政争态势和国民党内部关系,认为不存在这一可能,恰恰相反,陈其美与于右任一样,是宋教仁从日本回到上海以后结识的最好的朋友和同志。笔者在有的场合对所谓的新观点曾给予反驳,但苦于没有时间和精力对宋案进行专门研究。
/ y+ q( e2 u& u6 l - [' m* ?: E) X7 E; }: b% G
本年尚小明教授新著《宋案重审》出版,仔细阅读之后,我认为,这是迄今为止对宋案最为精详的研究。本书最大特点是资料丰富,考证深入。作者不仅新发现了前人不知道的资料,还全面审视宋案最核心的资料,即江苏都督程德全、江苏民政长应德闳公布的证据;作者更是几乎读遍了当时的主要报纸,以便互相比较,得出真相。作者不仅考证宋案背后的指使者,更旁及袁世凯、赵秉钧、洪述祖几位当事人之间的关系。笔者不揣鄙陋,愿向学界及大众介绍此书,并贡献自己的阅读心得。0 {. G' [& f& L( k$ s6 X4 J8 @
1 b1 d$ f  H4 z( d
一、证实所谓陈其美指使刺宋是袁方制造/ s7 F! |" y. Q
3 M+ h; p6 H2 v1 Z
《宋案重审》的第一大贡献,就是证实所谓陈其美主使刺宋说,是与国民党对立的报纸所造谣言,特别是袁世凯、应夔丞等为转移视线而制造出来的。! w) ^7 O/ }5 E( u$ ~! I
& V  w- N$ L+ d! M$ K' {, M# ?
尚著考证了陈其美主使说的流传过程。指出,3月22日,宋教仁去世当天,案件尚未侦破,共和党系的《亚细亚日报》就不负责任地指宋是被国民党同党人所杀:“宋之被刺,又安知非该党中好弄手枪者故逞一击。”数日后,还是《亚细亚日报》,居然称从应夔丞家中搜出的用于刺杀宋教仁的手枪刻有“陈其美”三字,影射陈其美为主使者,此事完全是子虚乌有。而后与袁世凯关系密切的《国报》更是大肆造谣。5 R, S" R6 N& w

/ T2 }, ~: w4 \& D+ ?尚著指出,梳理宋案发生后关于陈其美主使杀宋的各种报道和评论,有两个特点值得注意:第一,刺宋案发生于上海,照理若陈其美真与该案有牵连,上海各报一定会率先报道,并密切关注。但事实却是,暗示陈其美与刺宋案有牵连的报道,首先出自北方,并且随后的相关报道也几乎都来自北方报纸。这些报纸要么为国民党的反对党如共和党、统一党所办,要么为外人所办,与政府皆有密切关系。第二,在江苏都督程德全、民政长应德闳于4月25日通电宣布宋案证据之后,政府嫌疑大增,恰在此时,陈其美主谋杀宋说也开始高调宣传。仔细思考,这些宣传不能不让人怀疑是为进行舆论对抗,淆乱视听。而其背后,既有袁党之造谣,又有应党为使应夔丞脱罪而对陈其美之陷害。. Y2 S+ k. }0 ]5 [
2 F9 M, O: o$ _2 G- y; R
在这里,笔者有必要强调报刊作为历史资料的问题。作为史料,报刊的内容极为丰富,且按日报道时间性强,向受史家重视。但是正如每种史料都存在问题一样,报刊也存在很大问题。且不说报纸的报道、评论的准确性受记者、评论人的认知水平的限制,也受党派立场的影响;更严重的是,许多报刊有意颠倒黑白,甚至无中生有,其中多半出于政治目的,为自己所在的政治势力服务,当然,也有报刊的报道是被金钱收买为经济利益驱动。- W0 u- B$ T# Z
; M1 |3 O5 k* O" |
如果看到某一报刊的报道,不加分析考证、不与其他报刊其他史料对照,就当信史使用,则往往会出现荒谬的结果。这样的错误,有些造诣很深的史家也不能完全避免。近年关于陈其美主谋杀宋的著述,抛开其他因素,从学理分析,恐怕就是这样造成的。
2 t0 O( |' o* G/ ]$ m- C0 t8 h
) w. y3 m! L" ?$ P0 g尚小明不仅指出某些报刊的流言不可信,还发现更有力的证据,确认应夔丞及袁党曾策划所谓陈其美主谋说。8 G  d2 A& i) U& s8 S+ g4 Z* Z
* S  d; X& U  `" k1 E% L+ p8 w
在各种指陈其美为杀宋主谋的著述中,有一篇当时流传的《北京国务院声明》,多被当做所谓“有力证据”。这篇声明指宋教仁主张举袁世凯为总统,而自己主持内阁。但国民党内,黄兴想当总统,陈其美欲推黄竞选总统而自己出任内阁总理。因此,陈其美指使应夔丞杀宋。
2 }" ]. K5 n0 b1 \' o; d5 V0 g 7 T# k, m! |7 W1 Z- T8 G$ o
尚小明指出,从行文、语气看,这篇声明根本不是国务院的官方文献。尚小明从北京大学历史系所藏档案资料中,发现一封应夔丞的党徒的信函,其内容正与所谓《北京国务院声明》相同,但多出了“乞公与当道酌之,名心叩”。原来这本是一封密谋的信函!结合以前已公布的袁世凯所存署名“雷”(疑为袁亲信雷震春)的密呈,密呈中有一句,要策划“一面再曝陈其美之不法”,完全可以断定,所谓陈其美主谋说,完全是应夔丞以及袁世凯方面策划制造出来的,目的即为混淆视听。" j( w' Y% r1 p6 a, w
; n' i7 Q* \9 H4 }1 p% r( _
尚著还指出,应夔丞虽曾为陈其美下属,但“实际上,陈、应迥然不同。陈有坚定的革命信念和政治主张,应则为见利忘义、见风使舵之徒,陈对应不过利用而已”(第234页)。所以,从情理上,陈其美也不可能主使杀宋。7 {6 V6 C0 F$ m3 Z0 Q7 f2 y
% Q( s3 L% T* y; n- }: [$ J8 T! P) J
笔者还要做一点补充。大凡历史考证,或要确认某件史事,或要推翻前人的说法,须满足两个条件:第一,要有充分的事实证据;第二,要合情合理,要符合历史的逻辑。否则,无论所谓新发现如何新奇,只是空中楼阁而已。陈其美主使说便是如此。
6 ~& V# \6 \+ y  B7 ]
3 U1 S4 ?" O" E0 e1 B( H7 v事实证据已如尚小明教授的考证。而当时袁派报纸,曾多次指黄兴是幕后指使者。这一说法不仅没有证据,而且观察宋教仁、黄兴的关系和政治立场,考察黄兴的品格,可知这一说法连造谣者都知其不值一驳,所以后世专门猎奇者也无人相信,故未能流传。而逻辑上,即使黄兴选上总统,宋教仁死亡,国民党内有资格当内阁总理的还有好几位,恐怕还轮不到陈其美。
' [5 j0 f/ c! {; l! D, E- G 2 }0 d9 B3 t% ^
《宋案重审》出版以后,我认为,所谓陈其美主谋杀宋说可以休矣。0 l9 m. ^/ ~5 Z2 B/ J- b
* Q% n8 `1 O7 g- d; l
二、指出宋案为洪述祖、应夔丞一手策划9 M% |. Q- q* A/ S

( y6 p" w! ^% c, q3 |# O对于策划刺宋的洪述祖、应夔丞,以往学界虽熟知其名,但对他们的经历、性格、思想却不了解,只是近年才稍稍引起注意。尚小明多方搜集资料,对此两人做了详细的考察。根据作者的研究我们可以知道,此两人经历曲折复杂,都是劣迹斑斑、品行不佳,或曾被弹劾或曾被处分,都是胆大妄为,又都颇有些小聪明。这些都构成他们密谋刺宋的性格、品行基础。9 b, _7 X; x  v% e- j/ f" a8 M  M5 f
" @. G) t, ?/ f, k
据尚小明教授的研究,洪述祖与应夔丞本不相识。1912年9月,洪被袁世凯派往南方联络应夔丞及其为会长的中华民国共进会,两人由此结识,应夔丞还经过洪的牵线入京见过袁世凯。1913年初,正式国会选举结果揭晓,国民党获得胜利,洪即进一步与应秘密策划如何对付妨碍袁世凯集权的国民党。其中既有真对付国民党的成分,更有合谋从袁世凯政府捞取钱财的成分。
5 M* K0 ^- @- q" W; Q6 C
% `# _' f4 L" U& g" a) D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即为学界熟知的所谓应夔丞“购孙、黄、宋劣史”、“用照片辑印十万册”,以破坏国民党的形象,同时索款30万元。但不料袁世凯却要求其呈上相关证据材料,而这些所谓“劣史”本属子虚乌有,应夔丞根本无法呈送。而洪一再强调,诋毁国民党领袖人物,须有真凭实据,或见到实效,袁世凯政府方能给钱。直接领款不成,应夔丞又想打折扣购买公债以从中获利。在所谓“劣史”根本子虚乌有无法搞到的情况下,洪、应二人遂策划杀宋,洪并向应许诺“燬宋酬勋位”。尚著还认为,宋教仁被刺前一些报章发表的攻击宋教仁的文章、通电之类,也极有可能是洪述祖所为。: _# X5 m& y; {8 u5 E5 \' s( \

% q) H1 O( S2 l7 g" T) P尚小明认为,洪述祖之所以谋刺宋教仁,其出发点有二,一为谋取利益即钱财官位,一为迎合袁世凯对付宋教仁及国民党的心理,而从根本说,在于维护袁世凯的统治,反对宋教仁及国民党的民主政治主张。
$ g, P4 ~9 C" S( C; e3 Q
4 q# ]3 T. ^0 R, ?三、认为袁世凯并未指使暗杀宋教仁
% ]5 q) ?  {; K, ^. f& W 6 x+ B" i4 Z0 D7 L/ W  Q: i
在应夔丞、洪述祖来往的电报里,有不少“转呈候示”、“请先呈报”、“望转呈”,之类的字样,一般被当做袁世凯、赵秉钧是主使者的证据。尚著指出,应夔丞一直认为,杀宋计划,洪述祖方面系得中央即袁世凯指示,故有这些字眼。但袁世凯并未主使,洪实为欺骗。: U( R5 i& n$ q: R! O& r. h

" X5 x" @" s. M$ @9 J9 }0 D( ^尚著认为,宋教仁被刺后京师警察厅长王治馨在追悼会上演说述及“总统说:洪述祖曾有一次说及总统行政诸多掣肘,皆有反对党之政见不同,何不收拾一二人,以警其余。总统答以反对既为党,则非一二人之故,如此办法,实属不合”,这段话为了解宋案者熟知。
+ V/ s- K% d: G8 @5 ~% J % U0 T6 i; \; w1 o& n; u- H: A
以往人们把此段演说视为袁世凯曾与洪述祖讨论暗杀宋的证据,而忽略后面袁反对暗杀的一句,或认为不可信。尚著根据另一篇报道,洪述祖向袁世凯暗示刺宋是在案发前十余日,此前洪述祖已指示应夔丞暗杀宋教仁,其时洪述祖常来往京、津,案发前十余日洪述祖恰在北京,时间对得上。而2月27日洪述祖把家眷从北京迁到天津,可能即是为刺宋以后万一有意外做准备。作者经过分析指出,王治馨的话是可信的。# `" A1 U( o7 c# L. ?
; ?, e+ O6 o% `6 q8 N  T
另外,洪述祖3月13日致电洪述祖“燬宋酬勋位”,被人们视为袁指使的证据,但若把此电前后文完整分析,实际意思是,洪述祖告诉应夔丞,他要六六二折购买的公债作为报酬,因要求的折扣大,可能通不过,因此洪又抛出了“酬勋位”的诱饵,让应夔丞“燬宋”。而谋求购买公债、“燬宋酬勋位”,袁世凯皆不知情。, J- t( {' f7 _% Z

# C5 e2 o* C3 e3 U那么,袁世凯与刺宋案完全没有关系吗?非也。  h! U8 z8 n. R3 K6 N

  O$ q7 d: k8 z' z" j" P作者将“宋案”与“刺宋案”做了划分,指出:“宋案实际上是由多个案情次第演进与交错进行而酿成的复杂案件,‘刺宋’是最后一个环节,也是整个案件的最终结局……袁、赵虽然与宋案一些环节确有程度不同的牵连,却与刺宋环节没有直接关系。”(第239页)指使洪述祖收抚应夔丞和共进会、损坏孙黄宋等国民党领袖声誉,皆为袁世凯指使。
4 \5 X1 ~5 P( N8 T: ?3 A
" e, k) I) P7 S. J& F  J按笔者理解,尚著所说的“宋案”,实即袁世凯北洋集团与国民党的政争。诋毁国民党、企图构陷孙黄宋,都是这个政争的一部分,而这些都是袁世凯指使的。因此,袁世凯虽没有指使刺宋,但对宋教仁被刺还是有关系,或者说是始作俑者。: ]; r6 b8 d5 E7 k5 O2 S% @
& \  q$ c+ C  y( h5 y- {
仔细思考,逻辑上,北洋系内部袁之亲信敢死士甚多,而宋教仁几乎不加防备,刺杀当非难事。袁世凯如欲杀宋教仁,似不必假手应夔丞这位原不属亲信的人。
$ }: e+ u' ?5 K# c, @ ( ]9 u% [5 i% q0 X4 ^8 i
赵秉钧与宋案的关系,作者也做了详密的考证和分析。
4 V1 k) F; d: J; e9 l8 q 4 M9 X( q$ T2 |
由于资料的限制,包括笔者在内,以往人们多以为洪述祖是因缘赵秉钧才得以接触袁世凯,即赵是袁的部属和亲信,洪又是赵的亲信。作者广泛搜集资料考证指出,其实袁世凯早在驻朝鲜时就认识洪述祖,并对其颇为赏识。
; `4 y* G" y1 B9 A; s0 i8 A( V 8 B4 o; T  R+ X- {3 Y& U2 S2 |
辛亥鼎革之际,洪曾为袁世凯、唐绍仪秘密策划对付清廷及南方革命党人,洪述祖此时就与袁建立了特殊关系,并实际上是袁世凯得任临时大总统的“功臣”。民初袁、洪关系实际上比袁、赵关系更为私密,可以说,赵只是袁身旁“红人”,而洪则为袁之“私人”。洪、袁关系如此密切,乃至于洪可以不遵守谒见总统的相关规定,在没有总长带领的情况下,“时往总统府”。在洪述祖、应夔丞策划刺宋的过程中,赵秉钧完全不知情。" Q  d+ u  S2 s; |" C

5 O& B/ p9 A* @: K3 ~四、一点补充
# u4 Q' l, i9 }2 l3 ?% z
) }& T6 O9 S& \& \" b4 ?于右任为宋教仁书哀辞,为熟悉民初历史者熟知,即:“先生之死,天下惜之;先生之行,天下知之。吾又何记?为直笔乎,直笔人戮;为曲笔乎,曲笔天诛。”认为陈其美主使刺宋者曾以此作为于右任怀疑陈其美的根据,尚著曾予以反驳。笔者补充如下,以为哀辞不含怀疑陈其美、黄兴或孙中山的佐证:% W) w" r. F! Z  o% o9 `7 E
8 w$ s2 L6 Z3 |" |) s% E0 g
其一,于右任哀辞撰于1914年。台湾《于右任先生文集》收入此篇哀辞,题为《宋教仁先生石像赞》,后面编者加按语:“按:宋教仁先生遇害后,公葬上海。余杭章炳麟先生在北京狱,篆渔父两字,右任先生得之,镌于宋像石座,并于墓前题刊以呜呼宋教仁先生之墓,像后赞以右辞,又纪以诗,时在民国三年春。”宋教仁墓正是1914年所建。考1914年于右任曾到上海,章太炎也确曾被袁世凯囚禁,可以印证。1914年,国民党已被打败,孙中山、黄兴、陈其美流亡海外,又有何力量能“人戮”?此时袁世凯的权势却如日中天,帝制闹剧即将上演,袁才具有“人戮”的权势力量。
% l( u7 R4 l9 ?( O
# d; d3 j; N& c" g, N+ a3 E其二,于右任为《我之历史》(即宋教仁日记)所作序中明确说:“南北统一,同盟会改组,国人望君(指宋教仁)愈殷,袁氏忌之亦愈甚。约君秘室,百计诱之,不为动,遂遣人刺君于上海之沪宁车站。”于右任后面还写道:“宋案中关于北京者,如袁、赵、应、洪等,皆一一天夺其魄而去,不可谓天道无知。而当时尽力此案之人,克强(黄兴)呕血死,英士(陈其美)、鸿仙(范鸿仙)并为北方奸人所刺,独我以不才而幸存。”这篇序文,作于1920年,原载桃源三育乙种农校所印《我之历史》,因1949年以后出版的宋教仁集及日记均未收录,故少为人知。从序文中,我们可以看到于右任认为袁、赵是幕后主使者,而陈其美不惟不是怀疑对象,且是为侦破刺宋案尽力的好友和同志。是于右任对陈其美没有任何怀疑。
; F5 |2 V3 Y1 E* ~, i+ Q+ k
8 F1 ~  I+ a8 X宋教仁被刺案纷繁复杂,留下诸多谜团。再加上当年嫌疑人洪述祖、赵秉钧等没有到案,事实上并未真正开庭审判,后来洪述祖虽被拿获审判,但诸多当事人赵秉钧、袁世凯、应夔丞,以及宋教仁的好友同志黄兴、陈其美等都已去世,以致发生诸多争论和猜测。《宋案重审》的出版,大大推进了宋案的研究,希望有兴趣的学界同行继续深入。6 u! ~$ i2 D; X9 I. F9 n

* f4 |) i! {' f, J7 m(本文原文刊发于2018年8月《国家人文历史》。迟云飞,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)
4 E' u2 g$ W3 I, |( W/ F7 n8 J7 `* W5 d8 ]  P
文章来源:社科文献出版社近代史主题公众号 更新时间:2018年08月23日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京ICP备09037272号

手机版|

GMT+8, 2018-11-21 21:58

Copyright © 1999-2013 近代中国网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