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克曼、黄冬忆章开沅先生

洪宇:你好! 当今中国名副其实的历史学家本来就极少,可是5月28日一天就又失去了两位。我对于他们的谢世并不觉意外,而感到特别痛心和悲哀的是,看看今天的高校和学界 Continue reading